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外商企業 >> 外商企業案例 >> 文章正文
最高人民法院 沛時投資有限公司上訴天津市金屬工具公司中外合資合同糾紛上訴案2002
閱讀選項: 自動滾屏[左鍵停止]
作者:  來源:  閱讀:

最高人民法院 沛時投資有限公司上訴天津市金屬工具公司中外合資合同糾紛上訴案2002
閱讀選項: 自動滾屏[左鍵停止]
作者:  來源:  閱讀: 2
 

最高人民法院 沛時投資有限公司上訴天津市金屬工具公司中外合資合同糾紛上訴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2)民四終字第3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沛時投資有限公司(PEARLTIME INVESTMENTSLIMITED)。住所地:香港特別行政區中環花園1號中銀大廈28樓。
  法定代表人:張賽娥,該公司董事。
  委托代理人:武旭東,北京市明仁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郝保平,北京市明仁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天津市金屬工具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河西區大沽南路恩興后街六新里10號。
  法定代表人:徐連起,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胡學云,該公司市場部部長。
  委托代理人:張濤,天津依法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沛時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投資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天津市金屬工具公司(以下簡稱工具公司)中外合資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00)高經初字第4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俞靈雨擔任審判長,審判員王疏、代理審判員高曉力參加的合議庭,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上訴人的委托代理人武旭東、郝保平,被上訴人的委托代理人胡學云、張濤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1994年1月12日,投資公司與工具公司簽訂了合資經營天津南華工具(集團)有限公司合同。合同約定:合資公司的投資總額為人民幣25 188萬元,注冊資本為人民幣15,091.2萬元;出資比例為投資公司51%,即人民幣7,696.5萬元,工具公司49%,即人民幣7,394.7萬元;投資公司以現金分五次投入,在取得營業執照第一個月內投入25%,第六個月內投入15%,第十二個月內投入15%,第十八個月內投入20%,第二十四個月內公司注冊資本全部到位;工具公司以現有固定資產、分廠、門市部及其他第三產業等作價投入,其中房屋68,708.79平方米,作價人民幣2,610.94萬元,設備2,102臺,作價人民幣4,783.76萬元,在取得營業執照一個月內一次性繳清;雙方應按合同約定期限繳清各自的出資額,逾期欠繳者,應按月支付欠虧額的2%的遲延利息,并按《天津市關于外商投資企業按期繳清注冊資本的暫行規定》辦理;合資公司期限為50年,從合資公司執照簽發之日起算;合資公司采用董事會領導下的總經理負責制,董事會董事長由投資公司派人擔任,總經理由工具公司推薦。合同還約定,由于一方不履行合同、章程規定的義務或嚴重違反合同、章程規定,致使合資公司無法經營或者無法達到合同規定的經營目的,視為違約方片面中止合同,對方除有權向違約方索賠外,并有權報原審批機關批準終止合同。任何一方在發生不能履約行為時,應及時通知對方,并對其行為和相應后果負責。
  1994年1月19日,天津市人民政府為合資公司下發《批準證書》:同年2月7日,合資公司領取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同年2月27日,天津協通會計師事務所對合資公司投入資本情況出具報告書,證明出資雙方已按約定投入注冊資本人民幣9 294.7萬元,其中投資公司投入現金2,211,622美元,占應投入注冊資本的25%。1995年1月3日和4月5日,該會計師事務所又先后出具兩份報告書,證明投資公司按約定投入第二次、第三次注冊資本,尚欠人民幣34,635,840.67元未投入。工具公司投入相當于人民幣7,394.7萬元價值的房屋和設備,占應投入注冊資本100%。
  1996年3月6日,工具公司向天津市河北區工商局發出了《關于港方后兩期注冊資金未到位情況的函》,要求投資公司資金及早到位,否則要承擔注冊資金遲延到位所造成的損失,并希望工商部門協助催繳后兩期注冊資金。同年3月15日,河北區工商局向合資公司發出限期出資通知書,要求合資公司自收到通知一個月內繳付注冊資本,逾期將予以處理。1998年3月27日,工具公司向投資公司發函,催告投資公司資金應全部到位,否則造成的一切后果應由投資公司負責;但投資公司一直未再繳付合資合同規定應繳付的資金。
  工具公司聽投固定資產自合資公司成立時起,即由合資公司使用。但有部分房產未辦理過戶登記,未辦理過戶登記的房產折算投資額為人民幣530.3萬元。
  合資公司成立后,自1995年至1999年,天津市濱海會計師事務所負責對合資公司進行年度審計。
  原審法院另查明:1998年6月24日,工具公司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投資公司給付第四期未到位資金的遲延利息。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1998)二中經一初字第167號民事判決判令投資公司支付給工具公司第四期投資款人民幣1 539.3萬元的遲延利息。投資公司不服該判決,提起上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以(1999)高經終宇第100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依據該生效判決.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委托天津利成會計師事務所對合資公司的資產狀況進行了審計,并裁定投資公司在合資公司內擁有的凈資產股權15,784,854.54元人民幣賠償(轉讓)給權利人工具公司所有。天津市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以津經貿資管[2001)16號文件,原則同意合資公司的企業性質由中外合資企業變更為內資企業。
  對于原審法院認定的以上事實,雙方當事人在二審時沒有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工具公司起訴認為,按合資合同規定,投資公司應以現金分五期投人人民幣7,696.5萬元,占注冊資本的51%。但其僅投入三期資金合人民幣4233萬元,第四期和第五期資金3463.4萬元至今仍未到位,違反了合同、章程規定,不僅侵犯了工具公司的合法權益,給合資公司也造成了損失。為此,訴至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請求判令投資公司按合資合同規定追繳第五期未到位的1 924萬元資金的遲延利息1,346.9Z’元(截止1998年底);終止執行天津南華工具(集團)有限公司合同。
  原審法院認為,雙方當事人簽訂的合資合同,其簽訂及內容均未違反法律規定,應確認有效。根據合資合同的規定,投資公司以現金分五次投資。投資公司承諾的出資,僅按合同規定投入前三期,第四、五期未投入,顯系違約。工具公司以現有固定資產、分廠、門市部及其他第三產業等作價投入,在取得營業執照一個月內一次性繳清。工具公司投入的資產,已按約定交付給合資公司實際使用,經投資公司委派的合資公司董事長吳鴻生及工具公司委派的合資公司副董事長徐連起簽字確認后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申請變更登記,并將絕大部分固定資產辦理了產權變更登記。工具公司將部分固定資產實際投入使用后雖未辦理過戶手續,并不影響合資公司的正常經營。而投資公司投資不足,直接影響了合資公司經營和預期效益,導致合資公司虧損。對此,投資公司應承擔違約責任。由于投資公司對于工具公司的部分固定資產未辦理產權變更登記在雙方發生訴訟前未提出異議,且根據投資公司出具的有關信函,其不按約投資的原因是“公司的經營情況很不理想并出現虧損”及“希望政府在政策上予以協助與支持”等,因此,工具公司部分固定資產過戶手續沒有辦理完畢,不是投資公司不繼續出資偽原因。
  合資公司采用董事會領導下的總經理負責制,根據本案雙方提供的有關證據材料,董事會作為合資公司的最高權力機構,一直行使其職能,且投資公司作為控股方,享有決策權,直到雙方產生糾紛,董事會罷免工具公司委派的總經理。在合資公司的日常經營管理中,投資公司派駐合資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及財務人員,定期取得財務報告,參與合資公司經營管理。故投資公司提出“由于原告的干預,被告無法參與合資公司的經營。由于原告經營不善,合資公司一直處于虧損狀態”的訴訟理由,沒有事實根據,不予支持。
  由于對合資公司進行年度審計的會計師事務所的選定,投資公司是認可的,且在雙方發生糾紛前,投資公司對歷年的審計報告均沒有異議,審計報告至今仍然有效,故投資公司提出重新審計沒有法律依據。
  投資公司沒有正當理由和根據可以違反合資合同不繼續投資,本應繼續投入規定的出資并承擔違約責任,但由于本案雙方當事人在訴訟中均提出終止執行合資合同的請求,該請求應予支持,故合資合同規定的出資不再履行,工具公司提出的追繳第五期未到位資金遲延利息的請求應予以支持。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八十四條、八十五條的規定,判決:一、天津南華工具(集團)有限公司合資合同終止履行;二、沛時投資有限公司給付天津市金屬工具公司第五期未到位資金人民幣1,924萬元的遲延利息(自1996年2月8日起到本判決生效之日止,按月2%計付)。
  投資公司不服原審判決,提起上訴稱:一、原判嚴重違反法定程序,導致案件錯誤判決。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對由其采取證據保全的合資公司會計檔案沒有在法庭出示和質證,尤其是會計檔案中的原始憑證和記帳憑證未經出示和質證,嚴重違反了我國實體法和程序法的有關規定。二、原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原判認定工具公司已將絕大部分固定資產辦理了產權變更登記手續,而事實是作為假合資的價值4 783萬元的設備始終沒有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依法辦理產權轉移過戶手續,違反了國家工商局1995年公布的《公司注冊資本登記管理暫行規定》第八條、第二十四條的規定;工具公司下屬18個分廠合資后沒有依法在工商局辦理注冊登記手續;工具公司總經理徐連起自合資公司領取營業執照時起長達7年時間始終兼任合資公司總經理和董事,違反了《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實施條例》第四十條第四款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合資公司的財務機構用的是工具公司的財務機構,合資公司的各種原始憑證和財務帳簿對我公司嚴格保密,剝奪了投資公司對合資公司的經營管理權。三、原判適用法律錯誤。本案一審時合同法已實施,該法第六十八條和第六十九條確立了不安抗辯制度,第一百零八條和第九十四條第二款確立了預違約制度。我公司在投入前三期資金后,仍被排斥在合資公司之外,工具公司以其行為表明不履行合資合同義務,我公司在此情況下不再投資,屬行使不安抗辯權,并不違約。法律規定合資各方向合資公司認繳出資額是要式法律行為,可原判卻認為非貨幣出資只要合資公司實際使用了就不必辦理過戶手續,公然對抗法律規定。為此請求二審法院查清事實后依法改判。
  工具公司答辯認為:投資公司提出的“不安抗辯”和‘預期違約”不存在事實和法律依據。工具公司的投資已按合同約定全部到位,所投入的固定資產從合資公司開業起就實際投入使用,投資公司曾從香港聘請審計師,多次對合資公司進行審計,但在起訴前從未對工具公司投資問題提出過任何異議,未履行過通知義務,也未對工具公司投資問題提出過任何主張。工具公司更不存在違約在先問題,因為合資合同規定,工具公司的投資在取得營業執照一個月內繳清,并未規定在一個月內辦完固定資產的過戶手續.個別廠房沒有及時辦理過戶手續,沒有對合資公司的生產經營造成任何影響。合資公司高級管理人員的任命是由董事會作出的,合資公司管理機構的設置由董事會決定,對合資公司總經理和分公司經理的授權也是由董事會一致同意的,合資公司還將經營情況向董事會報告并接受董事會的監督,并且合資雙方選定的審計機構每年要對合資公司進行審計,因此,投資公司上訴提出工具公司將投資公司排斥在合資公司之外是違背客觀事實的。而上訴人投資公司提出合資公司總經理同時兼任工具公司總經理違反了國家法律的有關規定,則是犯了常識性錯誤。兼任這樣一個公司的經理,只是為履行股東職責,未對合資公司造成損失,不屬于“同業禁止”的情形。因此原審判決所認定的事實正確,投資公司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予駁回。
  本院認為,本案屬于中外合資經營企業合同糾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的規定,應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管轄。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作為中外合資經營企業合同履行地的人民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根據當時有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經濟合同法》第五條第二款的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履行的中外合資經營企業合同,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因此,處理本案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
  投資公司與工具公司簽訂的合資經營天津南華工具(集團)有限公司合同,是雙方當事人自愿協商簽訂的,內容并不違反法律的規定,且按規定已報經當地人民政府批準,因而是有效的。當事人雙方在一、二審期間對該合資合同的效力并無爭議。
  根據合資合同規定,投資公司的出資比例為51%,即人民幣7,696.5萬元,以現金分五次投入。前三期共4,233萬元人民幣已按約投入合資公司,這有天津協通會計師事務所所出具的三份報告書分別確認。 尚欠后二期共34 635 840.67元人民幣未投入。工具公司的出資比例為49%,即人民幣7 394.7萬元,以其固定資產、分廠、門市部及其他第三產業等作價投人。工具公司已按約將上述設備和房產投入合資公司實際使用。雙方當事人對上述注冊資金的投人情況也并無爭議。
  雙方當事人在本案中的爭議焦點是:一、投資公司在依約投入前三期資金后,不再投入合資合同規定的第四期、第五期資金,是否構成違約并承擔違約責任? 二、工具公司是否剝奪了投資公司在合資公司中的經營管理權?
  合資合同第二十三條規定投資公司的責任和義務之一為“按本合同第五章第十三條(關于出資比例)、第十四條(關于出資的資本構成)、第十六條(關于逾期欠繳者的責任)各款提供現金。”其中第四期投資占注冊資本20%,合同規定要在取得營業執照第十八個月內投入,第五期投資占注冊資本25%,要在取得營業執照第二十四個月內投入。從本案查明的事實看,投資公司不按約投入第四期、第五期資金的原因是“公司的經營情況很不理想并出現虧損”及“希望政府在政策上予以協助與支持”。這有投資公司董事張賽娥寫給天津市有關領導和有關部門的信函予以證實。對上述信函內容的真實性,投資公司在二審期間沒有提出異議。工具公司作為合資一方,合資合同規定以其現有固定資產、分廠、門市部及其他第三產業等作價投人,在取得營業執照一個月內一次性繳清。工具公司投入的資產,已按約交付給合資公司實際使用。根據我國民法通則第七十二條“財產所有權以財產交付時起轉移,法律另有規定除外”的規定,對作為出資的設備而言,交付即為轉移;但對房產而言,依法應以過戶作為財產權轉移的要件。工具公司少部分房產在實際投入合資公司使用后未辦理過戶手續,雖已構成違約,但并不影響合資公司的正常經營,并且投資公司在雙方發生訴訟前并未提出異議,不是投資公司不按約投入第四期、第五期資金的原因。
  作為當時有效的我國涉外經濟合同法并沒有關于不安抗辯和預期違約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規定,“合同法實施以前成立的合同發生糾紛起訴到人民法院的,除本解釋另有規定的以外,適用當時的法律規定,當時沒有法律規定的,可以適用合同法的有關規定”。據此本案可以適用我國合同法中有關不安抗辯和預期違約的規定。根據合同法第六十八條、第六十九條有關不安抗辯的規定,應當先履行債務的當事人行使不安抗辯權首先要有確切證據證明對方存在法定的幾種有喪失或者可能喪失履行債務能力的情形,其次要盡及時通知對方的義務。而本案中投資公司與工具公司并不存在誰先履行債務的問題,投資公司也沒有通知工具公司要中止履行合資合同,因此不符合合同法有關不安抗辯的規定。同時,工具公司已將作為出資的設備和房產交合資公司實際使用,只有少部分房產未辦理過戶手續,其履行了主要債務而不是不履行主要債務,因此,也不符合合同法第九十四條對預期違約的規定。故投資公司上訴提出其不按約投入第四期、第五期資金是一種預期違約,屬行使不安抗辯,因而可以免責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合資合同第三十一條規定合資公司采用董事會領導下的總經理負責制。根據雙方當事人提供的合資公司董事會記錄,合資公司董事會在公司開業之初即已成立,董事會的九名董事分別由工具公司委派四名、投資公司委派五名組成,董事長由投資公司委派擔任,副董事長由工具公司委派擔任。董事會履行了正常職責,包括聘任徐連起為合資公司總經理,討論同意公司的會計制度,決定公司的經營方針和決策等等。合資合同第三十三條規定“除了得到董事會同意,總經理、副總經理不得兼任其它經濟組織的總經理或副總經理,不得參與其它經濟組織對本合營公司的商業競爭”。本案中,徐連起是工具公司委派到合資公司擔任總經理的,第一次合資公司董事會記錄載明合資公司董事會聘任徐連起為公司總經理。工具公司屬于全行業與投資公司合資,根據國家工商局登記司企外宇(1987)第60號復函規定,“鑒于中方企業全額投資中外合資經營企業后.中方企業仍需作為獨立法人履行合同、章程,分享利潤,承擔風險,故仍然應保留獨立法人地位”。我國公司法及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實施條例中規定總經理或者副總經理不得兼任其他經濟組織的總經理或者副總經理,不得參與其他經濟組織對本企業的商業競爭,這里的其他經濟組織顯然不包括全額投資中外合資經營企業中的中方企業,只保留中方企業的獨立法人地位不可能形成同業競爭,投資公司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工具公司參與了同業競爭。同時.在實行董事會領導下的總經理負責制的情況下,合資公司使用什么樣的財務機構,對合資公司財務如何監督管理等等。都屬于合資公司內部管理問題,與合資的股東一方的行為無關。即便投資公司認為合資公司的某項管理行為侵害了其合法權益,也只能向合資公司而不是合資公司的一方股東主張權利。因此,上訴人投資公司提出合資公司總經理長期兼任工具公司的法人代表違反了國家法律規定,合資公司使用工具公司的同一套財務機構,工具公司剝奪了其對合營公司的經營管理權等上訴理由,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上訴人投資公司在一審和二審期間均認為天津濱海會計師事務所所作的年度審計報告沒有效力,要求重新審計,理由是審計報告沒有也不可能對原始憑證、記帳憑證等進行核對,而恰恰這些原始憑證、記帳憑證是不真實的,因而無法證實審計報告的真實性。在本案中,天津濱海會計師事務所是由投資公司推薦作為審計人的,投資公司在天津設立的另外二家合資公司天津津港(集團)有限公司、南華集團(天津)服裝有限公司也均委托濱海會計師事務所承辦審計及會計咨詢業務,投資公司對該所出具的1995年至1999年的年度審計報告在訴訟前均無異議。投資公司在沒有提供相反證據證明上述審計報告效力的情況下,原審法院不準予其提出的重新審計申請并無不妥。
  一審期間,天津高級人民法院根據投資公司的申請對合資公司的原始財務憑證、記帳憑證進行了證據保全。上訴人投資公司在一審和二審期間均要求對上述保全的證據材料進行庭審質證,認為只有通過法庭質證,才能查明投資公司前三期4233萬元現金投資的真實用途和去向,查清導致合資公司虧損的真正原因。本案是中外合資合同糾紛,最終要確定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是否違反了中外合資經營合同的規定:至于合資一方前三期4233萬元現金投資的真實用途和去向,以及合資公司是否存在虧損、什么原因導致虧損、虧損額有多少等,并不是本案應解決的問題。這些問題依法應當在合資合同終止履行后組成清算委員會,由該委員會對合資企業的財產、債權、債務進行全面清查后予以解決。本案中,合資公司的原始財務憑證、記帳憑證雖然原審法院采取了證據保全措施,但并沒有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證據。因此,原審法院對已采取證據保全的上述材料不進行庭審質證并無不妥。
  合資合同有效,本應繼續履行。但雙方當事人在訴訟中均提出終止執行合資合同的請求,該請求應予支持,原審法院決定雙方對合資合同不再繼續履行是正確的。
  綜上,本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案件受理費按一審判決承擔。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75,410元,由上訴人沛時投資有限公司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俞靈雨
                                審 判 員 王 疏
                                代理審判員 高曉力
                                二OO三年六月二十日
                                書 記 員 楊弘磊

】【關閉窗口
 :: 站內搜索 ::
 
 :: 點擊排行 ::
·武漢律師,法律、行政法..
·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出資不..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能否..
·如何確認股東身份
·中外合作經營合同書 :..
·武漢律師,未經其他股東..
·有限責任公司章程 參考..
·資產收購合同 參考文本
·本案“股東”內部轉讓份..
·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 ..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 友情鏈接 | 聯盟網站 | 管理登錄
欢乐麻将和麻将来了哪个火 赌北京赛车输了好多钱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举例 澳洲幸运10计划软件 ag电子竞技真人游戏平台 你知道平特肖是什么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龙8国际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福建11选5开奖视频 五分赛车猜冠军有技巧吗 新11选5杀号软件 极速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浙江快乐12选5开奖 河内5分彩是不是骗局 吉林时时彩玩法 下彩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 赌北京赛车输了好多钱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举例 澳洲幸运10计划软件 ag电子竞技真人游戏平台 你知道平特肖是什么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龙8国际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福建11选5开奖视频 五分赛车猜冠军有技巧吗 新11选5杀号软件 极速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浙江快乐12选5开奖 河内5分彩是不是骗局 吉林时时彩玩法 下彩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